富农网
会员登陆

位置:首页>>行业分析
灭生性除草剂中的“四大金刚”之一—— 敌草快为何多年隐居幕后?
时间:2018-5-17
  百草枯、敌草快、草甘膦和草铵膦,被称为灭生性除草剂中的“四大金刚”,它们有很多相似之处又各具特色。百草枯戛然落幕,草铵膦华丽逆袭,草甘膦江湖地位牢固,但是敌草快却深陷尴尬境地。

  敌草快属于非选择性触杀型除草剂,稍有传导性。适用于阔叶杂草占优势的地块除草;还可作为种子植物干燥剂;也可用于马铃薯、棉花、大豆、玉米、高粱、亚麻、向日葵等作物催枯剂;当处理成熟作物时,残余的绿色部分和杂草迅速枯干,可提早收割,种子损失较少;还可作为甘蔗花序形成的抑制剂。由于不能穿透成熟的树皮,对地下极茎基本无破坏作用。

  敌草快在国外销售有40多年历史,在国内销售时间稍短,但在国内市场上起步不算很晚,却一直未被重视,作为非选择性触杀型灭生性除草剂敌草快与百草枯堪称双胞胎,很多特性及除草原理和田间表现效果皆相似,但我们知道百草枯在市场上活跃50多年,早已征服农民的心,是万千农户信赖的产品,市场销量极大,百草枯之所以受农户欢迎,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物美价廉,除草速度快,效果显而易见,且价位低,而敌草快与之相比也具有除草速度快等优点,奈何价位还是要高于百草枯,加上敌草快单独使用对阔叶杂草效果防治优秀,但对禾本科杂草防效相对较弱,在百草枯面前肯定是完败了,一直隐居在幕后。

  百草枯禁用最大一个原因是百草枯毒性对人类的危害,服用后伤害严重且没有有效解药。敌草快中毒与百草枯中毒的症状一致,都会导致肝肾衰竭、肺逐渐纤维化而呼吸衰竭死亡,唯一的不同是敌草快对口腔黏膜的腐蚀没有百草枯明显,对肺的损伤也没有百草枯那样突出,其次敌草快对皮肤的损伤要小于百草枯,但在接触大量敌草快时,可经擦伤或溃疡和溃烂的皮肤.吸入体内,因此也是要注意的,避免误服。

  本以为百草枯退市了,敌草快会有出头之日,作为百草枯的替代品重出江湖,岂料杀出了草甘膦和草铵膦,草甘膦作为销量最大的一种除草剂,本身江湖地位牢固,能瓜分部分百草枯空出的市场也无可厚非,而草铵膦因自身对抗性杂草(当前农民一大痛点)表现出的优异防治效果,以及对作物的安全性,再加上企业的大力推广和宣传,在市场上迅速占领一席之位,反观敌草快处境却颇为尴尬,一方面源于价格问题,虽然敌草快价格不算很高,但比百草枯还是要高出不少,如果作为百草枯的替代品,显然价格上农户较难接受,加上敌草快不除根,易复发比起草甘膦和草铵膦就有些优势不足;其次是混乱的市场现状,百草枯退市后,市场上倒是惊现了一批敌草快,但发现很多都是百草枯冒充的,因为两者太相似,一时之间农户和经销商较难区分,市场上就有两种敌草快,一种是真的敌草快,一种是百草枯假冒的敌草快,两者之间效果差不多,但价位相差很远,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真敌草快的发展,且百草枯现在属于禁止销售的产品,一经查获,处罚严重,很多正规销售的经销商肯定不会销售此类产品,但又难以区分真假,给农民也解释不清楚,推广起来费工费时。

  几种灭生性除草剂对比



  笔者为此也调查了河南豫西、豫南、豫北等灭生性除草剂有一定销量的市场,大家均反映市场上假的敌草快多,价位便宜,市场乱,200g敌草快零售价5元左右,而真正的敌草快差不多要10元左右,甚至有很多代理商表示不愿意销售敌草快,觉得市场乱,没有推广价值,在山东、云南等一些地区也经常频假敌草快事件,影响了真正的敌草快销售。

  据了解,浙江永农、红太阳、山东绿霸,海利尔、诺普信、利尔……国内很多企业也都有登记销售敌草快,截止18年5月份敌草快登记证件有115个,但在市场上的销量及推广力度似乎都不算大,对于国内市场来说,灭生性除草剂市场是很广阔的,敌草快优点还是很突出的,快速的除草效果,以及对作物的安全性,在一些作物防治上是一些灭生性除草剂替代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