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农网
会员登陆

位置:首页>>种子
刘石&刘定富:跨界成常态,全产业链“玩家“浮现,种业更难!我们该如何求变?
时间:2019-2-12

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智者们的智慧与思考。在前行的路上,总有一些人,用思想启迪他人,将智慧转发动力。

      2018年,对行业资深人士刘石来说,是忙碌的一年,前往以色列和欧洲多国考察农业发展,多次在重磅级论坛谈论数字农业发展前景。2019年,对刘石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碧桂园农业公司副总裁兼种业公司总裁,这是他新的身份。

      近期,在农作物种业形势分析会上,武汉金玉良种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定富作了发言,多年深入种业的他直指种业发的痛点与难点,提出了“走出困境的办法是创新”。他用文字记录思考,一年写下了76篇文章,16万字。

      两位行业大咖对话,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Part1:关注行业热点,分析发展形势

      农财君

      2018年,种业发生了大事。两位是行业观察者,请问两位老师,您最关注的行业大事件是哪些?有怎样的看法?

      刘石:过去一年主要关注三件事。

      第一,世界种业的三大并购案及其后续的影响。根据初步的观察判断,三大并购案结束之后,各大企业内部的磨合和整合尚需时日,在市场上的发力和增量短期还谈不上。

      第二,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农业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剧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虽然还没有终局的“剧透”,但双方最终“达成共识”恐怕没有意外。中国的农业和农民再次为美国的粮仓和票仓买单恐怕也没有意外。

      第三,关注中国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这方面的发展总体来看踌躇观望,步履缓慢,内功匮乏,外力不足。目前所有的涉农政策还是在维系“小农经济”的基本框架,扶弱扶贫、修修补补而已。以此来看,中国农业和农民被摆布,被牺牲的命运难以改变。中国哪一个产业,哪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是靠扶贫“扶”起来的?中国的农业非要到穷途末路之时才会“穷则思变”吗?

      刘定富:2018年底,智种网邀约我列举“2018种业关键词”,我罗列了以下一些:种业管理司、打黑扫非查假、品种权保护、资本缩水和国进民退、全产业链经营、高温热害、品种海啸、行业亏损、会销泛滥、水稻优质旋风、稻谷降价、虾稻模式。

      我最关注的行业大事件还是“稻谷降价”和“品种海啸”。“稻谷降价”打击的是水稻种植者的积极性,结果是部分种植者“用脚投票”,弃田而去,如不加遏制,最后是总产下降,中国人的饭碗难保!关于“品种海啸”的看法下面谈。

      Part2:改革开放40年,影响人生40年

      农财君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就您个人来说,改革开放对您有怎样的影响?

      刘石:物质层面:终于可以吃饱饭了。精神层面:看到了外部世界,有了学习和追赶的目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也开始减肥了。工作层面:切身体会到,任何一个产业的成长和发展一定是需求导向的,也是在竞争中发展起来的。计划经济和保护性思维需要及早让位和退出。

      刘定富: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届大学生,1978年3月上大学。改革开放40年,就是我的人生40年!随着改革开放,我读书、教书、做官、经商,走过了“从农民到博士”“从学生到教授”“从教师到院长”“从学者到商人”的四大人生阶段。每一阶段,应该还是可圈可点,只是最后一个阶段乏善可陈,连个人的“愿景”都还没有很好地实现。我的个人“愿景”是我爷爷给我定的,具体是什么,我想读者是知道的!

      Part3:生活中的他们是这样的!

      农财君

      如果用三到五个词来形容自己,您会选择哪几个词?为什么?

      刘石:不满足,敢试错,很执着。不满足才能够不断进步和成长;新想法不总是正确的;不成功不代表不正确。

      刘定富:用三五个词来概括自己人生,开头就讲了,求学读书、教书育人、管理从政、创业从商。用三五个词来形容自己,还是头一次。我想这样来回答,“对人友善诚信,对事认真努力,对己慎独正直,对家奉献负责。”

      农财君

      工作之余,您有哪些爱好了?可以分享一些生活趣事吗?

      刘石:爱好虽多但已所剩无几;思维运动多于身体运动;生活平淡然自得其乐而已。

      刘定富:我的工作之余,我老婆给我总结了,她说我过去是“书和笔”,现在是“手机和电脑”。昨天苹果提醒我,上周平均每天手机亮屏5小时24分钟,比前一周减少26分钟。我可以算一个“手机控”了。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时间降下来。

      说到生活的趣事,现在最大的乐趣是陪孙子。孙子现在6岁多,从4岁多开始,经常语出惊人。分享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大约一年半前,我在陪他游泳时,有一段对话,那时他已学会了蛙泳,标准游泳池可游全程了,自信得很!我问孙子:“如果爷爷和奶奶同时掉在水里,你先救谁?”孙子不加思索地立即说:“我一只手救一个。”当时让我目瞪口呆!四岁半的小孩简直是破解了男人的“世纪难题”!

      第二件事是,大约5岁时,他正在吃饭,突然放下勺子说:“你前面有一个困难,然后你要去面对困难,要是你一直坚持面对它,困难就会在你面前消失。”让一家人目瞪口呆!后来他还就“困难”这一主题,说了十来段,要我用手机给他记下来。比如:“如果你不面对困难,不管你走到哪里,困难就会一直跟着你。”这些或许就是古人所说的“天伦之乐”!

      Part4:成为智者,看的多、想的多、写的多

      农财君

      请问下刘石老师,您多次在讲台上分享对未来农业的认识,用文字记录您的思考和感悟。您是如何做到源源不断地输出智慧的?

      刘石:没有智慧,只是实话而已。看的多、想的多、焦虑也多。努力把焦虑转换成学习和思考的动力。不断学习和保持自省是提高自己的捷径。学习世界先进国家的经验,学习其它行业的思维方式,关注最新前沿科技及其给产业带来的影响,也学习同行接地气的运营方法。


在论坛上演讲。

      与我们竞争的不仅仅有产业内的对手,还有跨界的大鳄和金融巨头,有挑剔和永不满足的客户,以及趋于懈怠的自我。

      任何一个新想法都需要沟通、交流,在别人的质疑和挑战下深入思考和不断完善。在这个过程中会互相启发,达成共识,最终形成风口。

      农财君

      刘定富老师,2018年您的公众号发布文章76篇,写下了16万字的行业思考。您还多次在一些论坛上分享个人研究的内容。您又是如何做到的?


部分文章标题。

      刘定富:看来你是我的铁粉,不仅关注了我的公众号并浏览,也认真看了我的朋友圈,把《新榜》对我公众号的统计数据都弄的一清二楚。关于这里的提问,我去年回答过你的同样一个问题,被你们的很多读者记住了,不少人见到我就说,“我们在打麻将,你在写文章。”事实的确如此!

      我认为,不管做什么事,都需要总结,不总结就不会提高。这几年之所以不断地与同行分享个人的研究结果和观点,目的是相互交流。肖伯纳说过,如果两个人各有一个苹果,相互交换,每个人依然只有一个苹果;如果两个人各有一种思想,相互交流,每个人就有了两种思想。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其乐融融!

      Part5:斜杠成功人士的他们,最爱这个身份!

      农财君

      刘石老师您同事拥有公司董事长、行业资深人士、舆论领袖等多个身份,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身份?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一刻是什么样的?

      刘石:更喜欢下一个身份——碧桂园农业公司副总裁兼种业公司总裁。因为有更大的和更好的平台,有活力无限的新同事,有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和无限的想象空间。

      当一个全新想法通过沙盘反复推演,在不断的自我挑战下终于确认可以走通的那一刻。接下来就是落地的过程了。

      农财君

      刘定富老师,您了?

      刘定富:关于我的身份,或者别人对我的称呼,我最喜欢别人称我“老师”,这或许我的第一份职业是大学“教师”的缘故。


刘定富在论坛现场。

      我“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一刻”似乎还没有,吾生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所以那“一刻”还没有出现。这两年我在着力打造“丰优抗”水稻新品种“鄂丰丝苗”,其目标是让“鄂丰丝苗”成为“黄华占”式的知名品种,成为超越“华占”的恢复系,让上亿人能吃上“鄂丰丝苗”及其系列杂交种的大米!为中国人的饭碗作贡献!若能实现,或许那就是我的“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希望水稻界的朋友合作支持,让我的“这一刻”尽早到来!

      Part6:中国农业的落后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也包括指导思想上

      农财君

      2018年,您去以色列和欧洲等地考察农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与这些国家相比,中国农业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

      刘石:中国农业的落后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也包括指导思想上的。中国农业的思维整体还停留在“增产”和“吃饱饭”的阶段,对于新时期产业化的发展规律和市场价值规律认识严重不足。西方发达国家的农业从30多年前就开始转型,已经发展出非常成熟的模式,分为“大农业”和“小农业”两种基本模式。“大农业”即大宗农产品的生产方式,其基本目的无一例外都是“保障供给”。在科技和生产水平高度发达的今天,大农业的目标已经从高产转变为提高效率;“小农业”即特色农产品的生产方式,其目的是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从高产转变为提高价值。


前往欧洲考察农业。

      农业不可能永远是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自留地”。中国的农业和世界接轨是必然的,只有主动和被动的区别。主动求变永远强于“穷则思变”。

      在现代农业的技术创新体系下,农业传统的生产要素的重要性降低(比如土地),其组合方式和生产方式也随之发生变化。科技创新是农业(以及所有产业)发展的核心动力。

      Part7:“品种海啸”企业要调整策略

      农财君

      2018年,国审水稻品种268个,品种审定数量大幅提升。在您看来,品种审定数量的“井喷”对市场有怎样的影响?对企业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刘定富:关于品种审定,我在2016年写道“品种井喷时代即将来临!”2018年全国(国审+省审)审定玉米品种1820个(不包括前不久公示的115个国审玉米品种),是2017年审定数量907个的2.01倍,是2016年469个的3.88倍。

      全国审定水稻品种838个,是2017年审定品种数量676个的1.24倍,是2016年551个的1.52倍。审定小麦品种数量102个,是2017年审定品种数量75个的1.36倍,是2016年84个的1.21倍。

      就玉米品种而言,2018年几乎是2016年的4倍,真可谓是“品种海啸”,仅国审就达631个,超过有品种审定制度以来国审品种总数的1/2!水稻、小麦似乎好一些,但也是有原因的,水稻联合体试验比玉米晚一年实施,因为玉米“8+1”联合试验提前一年开始;小麦由于是冬季作物,比玉米、水稻推迟一年。所以更大的“品种海啸”还在后头。

      “品种海啸”打击的是育种家的积极性,品种不值钱,育种家付出的劳动和投资得不到回报,结果是迫使一些人改行或退休,大学出现“末代育种家”,最终受伤还是种业,育种队伍青黄不接,创新不足,育种技术进步缓慢甚至落后!

      “品种海啸”时代对企业的要求是,迅速改变观念,调整战略。在品种上从重数量转变为求质量,从重区试转变为重测试,从重审定转变为重需求,从重短期转变为重长期,从重跟风到重创新。种业企业只有源源不断地培育出市场认可的好品种才能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种业应该由“大品种造就大公司”转变为“大公司创造大品种”。

      Part8:基因编辑和数字农业将成为推动未来农业发展的两项核心技术

      农财君

      您在朋友圈说:“基因编辑和数字农业将成为推动未来农业发展的两项核心技术——双轮驱动”。中国农业发展应该要如何抓住机遇、发挥技术驱动的作用?

      刘石:基因编辑是从微观和内在的维度改变作物的遗传特征和传统农业生产方式。比起转基因,它大大降低了技术和投资的门槛,提高了精确度,增加了N多倍的可行性,前景无可限量。

      数字农业是从宏观和全产业链的维度改变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和运营模式。它能够摆脱经验的束缚,对传统农业生产全要素进行最优化配置,从而实现生产效率,经济效益和市场价值的最大化。

      这两项技术对于农业的发展都是历史性机遇,不容错过。国内的许多单位和企业沉迷于课题,项目,论文,讲故事等,缺乏正确开启方式,缺乏整体架构和布局,也缺乏紧迫感,实在令人遗憾。

      任何技术的最终评判一定是要能够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实现产业和市场价值,与论文和头衔无关。

      农财君

      对刘石老师的观点,您对此有怎样的理解?在您看来,中国农业发展应该要如何抓住机遇、发挥技术驱动的作用?

      刘定富:刘石先生的观点,我非常认同!我回顾过植物遗传育种的历史,育种技术就是创造变异、固定变异、选择变异三类。创造变异的技术无非经历了自然变异、人工诱变、人工杂交基因重组、亲本组配杂交种使基因杂合、转基因等。几十年出现一次基础理论的创新,接下来是技术创新,没有理论的创新是不可能有技术创新的。转基因技术已经实用化20多年了,分子遗传学已进步到了“基因编辑”时代,这是创造变异的最新技术,必将推动种业和农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希望中国不再步“转基因”的后尘!

      数字技术是一个让人害怕的技术!你在提问中说我2018年写了16万字发布在《金玉良种》上,没有数字技术怎么知道?数字农业,孟山都、科迪华已进入盈利阶段,中国一些有远见的企业正在追赶,期望不要落后太远!

      Part9:未来行业变化多样,种业将更“难”!

      农财君

      2019年,在您看来,行业将会有哪些重大变化?为什么?

      刘石:一是行业的集中度会继续提升。行业大佬,如隆平高科,中化现代农业和中国化工等会持续发力,许多中小企业也会望风归顺。挑战:并购容易整合难。如何能够在并购之后实现“1+1>2”的效果,这是每一个企业面临的艰难课题。

      二是跨界成为常态:碧桂园,恒大,蓝城等传统房地产企业已经纷纷进入农业,种业也必然会是涉足的内容;阿里,腾讯,京东,顺丰等也在不断试水。挑战:如何在理解农业产业基本规律(环境开放,不可控因素多)的基础上发挥平台和技术优势,达成协同效应。

      三是全产业链“玩家”开始浮现:双胞胎、温氏、凤凰优选、盒马生鲜等农产品下游企业开始进入中上游,试图打通产业链,增强控制力。挑战:产业链延伸,控制节点增多。有效管理的边界并不会因此自动延伸,需要有再适应,再学习和再开发的过程。

      农财君

      在您看来,种业和水稻将会有哪些重大变化?为什么?

      刘定富:2019年的种业和水稻,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更难”!关于水稻的重大变化,我去年12月6日在《金玉良种》上发布了一篇文章《中国稻米产业大变局:N降N升》,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算着回答。

      关于种业2019年的重大变化,因为过去写的较多了,没有细思考,我想有几点是要关注的。玉米种业不要因库存下降、玉米复苏而乐观,2018年的“品种海啸”可能是一个“小灾难”,绝大多数品种“见光死”,育种投资打水漂!再一点是,转基因玉米有开闸的迹象,一旦开闸,现有的10000多个非转基因玉米品种两三年“死光光”,大部分小公司会因“没有品种”而转型。早作准备是明智的选择!

      水稻种业可能重复“玉米种业的故事”,面积减少,库存高企,种价下降,品种海啸,零售冷清,常规稻来袭,优质稻抢占等等。我的这些预测都非常显而易见,其理由我就不罗嗦了。

      Part10:对一年后的自己,他们想说什么?

      农财君

      如果现在有一封信,写给2020年的您,您最想写的是什么?

      刘石:回顾2019年是否有虚度?是否有做出至少一件让客户或同行认可的事情?

      刘定富:这也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如果”,我或许会对着镜子,给自己这样说:

      亲爱的自己:你好!

      最艰难的2019年终于过去了,让我们举杯,忘记过去,庆祝“还活着”!

      在充满希望的2020年里,你还继续在种业界摸爬滚打吗?若在,我祝贺你!说明你2019年还活得不错!希望你勇敢地继续活下去,未来会越来越好!

      若你离开了种业,我也祝贺你!我想这并不是说你2019年活得不好,而是你找到了更好的“活法”和“活处”!“人挪活,树挪死。”你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因为农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越来越小,早就不需要那么多从业人员了!种业之外的世界很大很大,早就该“出去看一看”!祝你2020年旅途顺利!

      新年愉快,万事顺意!

      最关心你的人

      2020年1月1日